欢迎光临我们一直在努力
您的位置:dessert > 2020欧洲杯体育足球即时比分 > 2020年欧洲杯开幕赛:苏浅马和小说章节目录 废材相公很腹黑全文阅读

2020年欧洲杯开幕赛:苏浅马和小说章节目录 废材相公很腹黑全文阅读

作者:采集侠日期:

返回目录:2020欧洲杯体育足球即时比分

《废材相公很腹黑》 小说介绍

主人公叫苏浅马和的书名叫《废材相公很腹黑》,它的作者是执笔一生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苏浅做梦都没想到,当初她保住了郑和的子孙根,最后是留给自己用的……做媳妇难吧!做穿越到古代的古人媳妇更难吧!那大明第一废男的媳妇该怎么做?夺位?她家相公没资格!封王?貌似他家相公也少了条件!那乖乖的做个良家媳妇吧!...

《废材相公很腹黑》 第九章 苏浅,你怎么看? 免费试读

1.我会宠你一生,绝不二心

转眼三个月过去了,苏浅每日只需给各处擦擦灰,再无其他活计,真是逍遥自在,就是人清瘦了些。

苏浅三不五时的就能想起马和,想起出师宴那晚,他身着白衣的样子,想起他俊美无比的脸庞……

这日天还没亮苏浅就被刘妈拎出了被窝,原来是府里着人传来了口信,王爷今日要过来祭拜马皇后。

朱棣可真不会挑时候,看看这阴雨连天的,气压低,人本来都恹恹的,还得打起精神伺候他。苏浅把嘴撅得老高,刘妈直骂她孩子心性。

朱棣跪在马皇后的牌位前,先是磕了三个头,然后就开始边哭边诉衷肠,先是说自己雄才伟略不得施展,然后又说要兴我大明,直追汉唐……

苏浅和马和站在屋檐下候着,两人大气都不敢喘,就听朱棣在屋子里狼嚎了。

苏浅见到了心心念念的马和,却没有面对他的勇气,马和瘦了,可能是想她想的,某只自恋的家伙暗自这样想着。

苏浅心说此刻朱棣以为储君之位非他莫属,等皇上诏书下来之后不定怎么闹呢。

如果她没记错,朱棣闹够了之后就会派马和去杀道衍,他还派了心腹张玉带人尾xing,如果马和不听命,就令张玉那时将道衍与马和一并杀了。

资料记载,当初的马和还稍稍有点儿畏首畏尾,并没有害了道衍性命。如今的马和全须全尾,性格也与资料上有很大的出入,别真下了狠心杀了道衍,那绝对会阻了朱棣谋反的路。

苏浅心知马和是个尊师重道的,如果他杀了道衍,燕王倒是不会难为他,可是马和一定会因为此事抱憾终生,遂在燕王动身时要求随行:“启禀王爷,苏浅对王妃的思念愈甚,虽然有心继续侍奉皇后,可是更觉理应惜取眼前人,理应在王妃膝下尽孝。”

“哼,我看你是吃不得清苦,瞧着你是有些消瘦了,显然这家庙的伙食是比不得府里。”朱棣此刻心情大好,还用话揶揄了苏浅两句。

“王爷,奴才前儿还听王妃念叨苏浅呢,想必是母女连心不容分离。”马和见苏浅有意回府,心里暗喜,急忙帮腔。他也瞧出苏浅清瘦了,可是似乎更添了一分妩媚。

马和觉得苏浅的皮肤好像变得更好了,像是能捏出水来一样,他并不知道这是家庙后身那口温泉的功劳,只是看着苏浅就满心欢喜。

“你个没记性的东西,瑞生拿你二人兴风作浪的事情,仿佛还是昨日之事,你就又这般不懂避讳,当真是阉人无忌么?”朱棣早就看出马和对苏浅有意,故意拿话激他,马和是何等心灵通透之人,燕王这话明着是训斥他,实则是给他机会表白。

“我虽为一介阉人,但是如果苏浅垂青,我定会宠她一生绝不二心。”马和言罢一脸真诚的望进苏浅的眼,苏浅只觉自己的心脏翻腾不已,似是要破膛而出,却是……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“给她些时间,她还小。”朱棣言罢拂袖而去,心想这女娃纵是个不拘世俗的,当真嫁给太监当对食,也是不会甘愿的吧。

“本就是我奢望了,苏浅,你记着,我这辈子,除了你,再不会看其她女人一眼。”马和说完追着朱棣去了,苏浅站在原地半天回不过神来,她到底是为何来到明朝,难道她与郑和的孽缘是从她的上一世就注定的了么?

苏浅苦笑起来,笑着笑着竟落了泪,谁能想到她跟郑和能互生情愫,如今郑和张口说要娶她,她彻底乱了,似乎如今在明朝的生活才变成了真实的,似乎她不得不认清,她如今真的是活在当下,再也回不去,再也回不去了。

“这孩子,刚才还好好的,怎么哭了?”刘妈见燕王和随从走了,才来到苏浅跟前,眼见这孩子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,赶紧把她抱在怀里。

“刘妈,我要回王府了。”这人是真心心疼她,苏浅悲从中来,哭得更凶了。

“这是好事,哭什么,以后在主子跟前儿可得收收你那懒散样子。”刘妈紧着给苏浅擦眼泪,不禁红了眼眶。这孩子心地善良,又生得极好,确实不该在这家庙了却余生。

“刘妈,你可要好好吃饭,我回去一定禀明府里,这儿三天才吃一回肉,太清苦了,呜呜呜呜呜……”

2.太子殡天

大皇子朱标死了,太子之位悬起来了,胡诚头裹着白布连滚带爬的到朱棣这里,拉着朱棣大哭了一通,然后就拍拍屁gu滚蛋了。

苏浅眼见朱棣摸了摸眼泪,竟是弯起了嘴角,心说你现在越得意,等皇上诏书下来的时候,会哭得越难看。

徐妙云以为朱棣对太子之位势在必得,也是高兴得多吃了半碗饭,她在晚饭后拉着苏浅唠了半天家常,一直在说王爷的雄才伟略和报国之心。

果然不出几天,胡诚又来了燕王府,这回他可是抬头挺xiong进来的,跟当初抱着太子朱标的大腿的时候一样嚣张。

胡诚身后跟着一个太监,身上背着个黄包裹,不用说,里面一定有那道让朱棣心灰意冷的口谕了。

相关阅读

关键词不能为空
极力推荐